黑枸杞高身价背后 商家低价造假高价造势(4)

发布时间:2015-09-10 15:28:00   来源:www.shiliao.com.cn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  福建老板蒋光明说出了“行业机密”:低价造假、高价造势。

  在格尔木抢摘黑枸杞的大军中,还有些人专门采摘白刺果实。白刺是一种红色或黑色的果实,比黑枸杞稍小,晾干以后颜色与黑枸杞相似。白刺植株较大,产量每棵达到10公斤,且在格尔木草原遍地生长,收购价每斤不到五元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这些白刺也是收购商要的,用来掺入枸杞内以假乱真。

  蒋光明发现,从2010年起,黑枸杞就成了礼品市场的硬通货,“专门送领导。”

  蒋光明第一次为黑枸杞造势,也动了很多心思。

  2012年,他花了一万元订做了50个包装盒,“木制的,上面烫金,里面铺上上好的丝绸,丝绸里面再装上铁盒,看起来很精美。”

  蒋光明把每个包装盒里放上六两精选的黑枸杞,装了一百份,免费赠送给50个人。

  这50人都是蒋光明精挑细选的,包括孩子所在中学的班主任、老婆单位的领导、社区居委会主任。

  后来蒋光明听说,自己送的黑枸杞礼盒到了一位副区长手里。他认为“目的达到了”。

  “一般第一个收到礼盒的人都不会自己留下,会继续送给别人,这50个礼盒能让我所在地区的精英人群看到,做了个精准的广告。”

  蒋光明认为,自己是造势高手。

  现在,蒋光明开了网店,他有5人的营销团队,专门负责黑枸杞的宣传炒作。“这行,不‘做文章’根本不行。”蒋光明说。

  网上搜索,关于黑枸杞的“文章”不计其数,有一篇叫做《黑枸杞,原来这些低调的明星都在喝它》,文章列举了韩红、汪涵、宁静等明星,“都在用黑枸杞!”

 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韩红只是在一档介绍青海的电视节目中提了一句话,当时节目展示了十余种青海特产,涉及黑枸杞,韩红只是说了句“这个东西很昂贵。”

  这句话被截取、放大了,成了很多商家店里的“明星推荐”。

  吴颖颖是西南某杂志的经营记者,她去年帮青海一家黑枸杞贸易公司做广告软文,稿子改了七八次,令吴颖颖诧异的是,这家贸易公司老板一定要推广自己的形象,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藏药专家。

  在格尔木,关于黑枸杞的宣传无孔不入,很多出租车司机把黑枸杞摆在挡风玻璃前,“这是草原上的神物,保平安”。

  “泡沫会破的”

  “听说诺木洪农场农科所培育出了新品种,以后可以大面积人工种植,花青素含量比野生的都要高。”这个消息让韩辉紧张。

  诺木洪农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农场农科所确实一直在做黑枸杞研究,目前有所突破,研究出了花青素含量更高的黑枸杞。

  在农科所附近,农场建立了近百亩的育苗基地。

  诺木洪农场原来以种植青稞和大蒜为主,2005年以后开始由外地土地承包商在诺木洪种植红枸杞,到2010年,红枸杞已经成为农场的主要作物。2011年,农场编制了《青海诺木洪枸杞产业园建设总体规划》,主打枸杞产业。

  在农场耕种区,全部种植枸杞,红枸杞依然占绝大多数。此时,正是红枸杞采摘季节,来自山东、河南、福建等地的收购商穿梭在田间地头找货源。

  一位商人说,红枸杞批发价30元每斤,运输成本高,赚钱慢,明年开始,他也准备做黑枸杞生意。

  “物以稀为贵,多了还能卖出好价钱吗?”诺木洪的动作让韩辉很担心,“黑枸杞真有那么神那么值钱吗?还不是因为少,有炒作空间。假如多了,泡沫会破的。”

  “目前市场上对黑枸杞的热捧,是不理性的。”一位营销专家认为,黑枸杞的炒作路子和虫草等稀有产品一样,但却不具有虫草的市场稳定性,因为虫草人工培育非常困难,可以保持其稀有性,而黑枸杞可以人工培育,一旦大面积种植,稀有性被打破,市场的虚高也就不复存在。

图说天下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