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枸杞高身价背后 商家低价造假高价造势

发布时间:2015-09-10 15:28:00   来源:www.shiliao.com.cn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  黑枸杞,青海草原上常见的野生植物,它的身价,从8年前的每斤几百元,上涨到现在的“最高万元一斤”。所以才有了十几天前的“数千外来者掠夺黑枸杞”事件。主产地在西北高原,为这种植物增加了神秘感:很多店铺中,它被宣传为“美容神药”、“抗癌明星”。

  在格尔木的黑枸杞批发市场,老板们在一粒一粒筛选黑枸杞。

  “涨声”和“掌声”的背后,是部分商家的“精心策划”,被宣传得神乎其神的药效,让它从草原野果变身礼匣“圣果”。

  在生产、加工、宣传、销售整条产业链中,从前端的牟利抽水者,到后端的宣传注水者,让黑枸杞有了一个臃肿的身价。

  就像一位黑枸杞承包商所言,“黑枸杞真有那么神那么值钱吗?还不是因为少,有炒作空间。泡沫会破的。”

  杨喜庆摇晃着筛子,喘着粗气。

  筛子里豌豆粒大小的黑枸杞,夹杂在土块石子之间翻滚。他把黑枸杞滤出来,放在一边,枸杞叶子放在另一边,剩下的杂物,让工人用手挑选,“一粒也别剩下。”

  上周,5000多名黑枸杞抢摘者“洗劫”格尔木300多万亩草原,杨喜庆承包的两万多亩黑枸杞草场也被抢光,给他剩下了这些“残羹冷炙”。他精细地挑拣着,希望挽回一些损失,“剩下的这些小枸杞,拿到市场上卖500元一斤没问题,枸杞叶子也能买到100元每斤。”

  而一般的黑枸杞,批发价已经从一周前的600元每斤上涨到800元每斤。“一周涨二百,不算啥,你看吧,货越来越少,到月底能涨到1000。”杨喜庆说。

  杨喜庆估算,仅在格尔木,每天交易额达到5000万元。而这个生意,已经遍及青海、新疆、甘肃。

  从没人愿意碰到身价万元

  从格尔木到都兰县诺木洪农场,140公里,打车260元。出租车司机马茂才唠叨,“你给这么多钱,还不如半斤黑枸杞呢。”

  马茂才有些懊恼,他从小生活在草原,竟然没发上黑枸杞的财,他更想不通,“这小东西,怎么就那么值钱了呢?”

  小时家里穷,买不起墨水,马茂才就跑到草场,摘几把黑枸杞捣碎了,和在水里当墨水用。直到五六年前,他也没瞧得上这小果子,“浑身长刺,颜色弄身上很难洗,这东西谁敢吃啊,万一有毒呢?”

  但这个时候,已经有外地老板揣着钱袋儿来了。

  在草场承包商韩辉眼里,诺木洪是黑枸杞的“价值发源地”,格尔木只能算第二站。

  2010年8月的一天,两个老板来诺木洪找到韩辉,问他有没有黑枸杞。“黑枸杞?”韩辉那时都没听说过,他只卖红枸杞。

  其中一个福建的老板从口袋里掏出几粒,在手心一摊,韩辉一眼认出来了,这不是草原上常见的野果子吗。

  “一斤鲜果儿50到60(元)。”老板开了价儿。在当时,韩辉卖的红枸杞鲜果才十几元一斤。

图说天下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