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村卫生室走出来的“中医明星”
发布时间:2015-05-04 来源:中国食疗网 编辑: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  初次听闻柴玲的名字,是因为她在2014年获得了甘肃省职工技能大赛农村居民健康素养省级决赛”一等奖,作为敦煌一名基层医生,能在全省28个专业代表队中一举夺魁,确实让很多人意外又惊喜,同时也让更多人看到了基层中医的希望。

她在2014年获得了甘肃省职工技能大赛农村居民健康素养省级决赛”一等奖

  “我这里基本上不用输液”

  为了更加真实深切地认识这位基层走出来的“中医明星”,我们专门来到她位于窦家墩村委会旁边的小诊所,不起眼的门面、简单的内部设施、拉着家常的待诊群众,俨然一幅质朴温暖的乡村医生生活画面,柴玲抬头冲我们很灿烂地一笑,又专注于手头的诊疗工作。

  柴玲,今年38岁,2003年毕业于甘肃省中医学校。上学期间柴玲就特别痴迷于中医保健类书籍,并且一钻研就是十几年。2009年她从莫高镇中心卫生院三危分院调到窦家墩村卫生室工作,真正意义上开始了她的乡村医生生涯,也开始了对中医药文化的领悟和实践。

  在临床实践中,她逐步探索出了以中医为主,西医配合的简便、价廉、有效的独特诊疗模式,受到当地群众的普遍认可。她自豪地对我们说:“我这里基本上不用输液,主要是中医针刺、艾灸、拔罐、按摩,同时配合简单的食疗、运动和情绪疗法,可以实实在在地为乡亲们解决一些问题。有些西医治不了的病,中医可以有效解决,特别是在乡村,中医诊疗的优势显而易见,也正是因为群众的认可,我现在越干越有劲儿了,今年打算把卫生室重新改扩建一下,让大家伙有个好的就医环境,也希望自己能在中医诊疗上做得更专业,走得更长远一些。”

  “大医院都难治愈的病,小柴600元就给我治好了!”

  一个村卫生室能够门庭若市,吸引周围乡镇群众甚至外地群众前来就诊,除了为民亲民的热情之外,更因为其独到的临床技艺。说起自己治愈的病例,柴玲更是滔滔不绝。从宁夏来敦煌的务工者老马,50多岁了,2014年底患带状疱疹,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逐渐恢复,但瘙痒疼痛的后遗症,每天晚上折磨得老马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老马来到柴玲的村卫生室,想看看中医治疗的效果。通过针刺、艾灸、刺络拔罐一个周期的治疗,老马的后遗症消除。,他逢人就夸:“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,小柴600元就给我治好了!”

针刺、艾灸、刺络拔罐一个周期的治疗

  窦家墩村40多岁的白翠萍,是产后风患者。第一次来柴玲这里看病正值七八月份,白翠萍却穿着棉衣棉裤,一进屋就躲进里屋一个没有窗户的拐角处。原来白翠萍生完孩子以后由于没有做好护理得了产后风,到目前已经近十多年的病龄,跑过很多大医院治疗都不见好转。病情反复发作,越发严重,已经完全不能下地干活,身体素质极差。在柴玲的村卫生室治疗了一个疗程后,白翠萍已经基本康复了,现在又撑起了家里的半边天。

  “没想到村卫生室还有这样的高人!”

  正说着,进来一位刚下地干完农活的40多岁皮肤黝黑的农民。只见他左手扶着后腰,嘴里叨咕着:“刚才搬砖不小心扭了一下腰,这会疼得站不起来了。我这老腰病十几岁在温室大棚干活的时候就落下了病根子,也不指望治好了,就想着这会能控制控制。”看着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,柴玲捏了捏患者的腰,很娴熟地拿出四根银针,在他的两个手背上各扎了两个穴位,并要求他做蹲起和左右扭腰的动作,他十分吃力地开始蹲起,渐渐地,旁边的人都明显看出这位患者的蹲起动作轻松有力了。“这才一会的工夫,明显感觉轻松了许多,没想到村卫生室还有这样的高人!”患者笑呵呵地说。

  “再免费给你做个拔罐。” 柴玲说着利索地开始在患者的腰上“闪罐”,边做边说,“当时我在省上比赛操作的时候,抽签抽到的就是闪罐,93分得了第一名,但是我自己觉得不满意,还是有失误……”看着她略带遗憾的表情和娴熟的技术,突然想到,在她看似简单、便捷的治疗方法背后,凝聚着多少个不眠不休的夜晚,多少次在自己身上的尝试。柴玲正是在用这些看似“土气”的方法,日复一日为基层老百姓切实解决着病痛。